學會簡介
會長致辭
學會簡介及宗旨
審計報告
學會活動
課程
講座及研討會
晚會
比賽
考察
項目回顧
專業資格
文憑課程
大事回顧
活動照片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項目回顧
 

與書同行:香港圖書出版那些年

 

香港圖書出版曾有很輝煌時候,出版社數量很多,圖書供應東南亞一帶。因為經營環境的限制和市場的改變,今天香港出版社的數量已大大縮減。不少曾出版很多優秀圖書的出版社都已不復存在,但圖書仍存在圖書館裡,繼續滋養讀者。

2019年11月9日(星期六),公共圖書館與香港出版學會在「香港圖書館節2019」尾聲合辦了一個文化講座,邀請熟悉往日圖書出版情況的關永圻先生(資深出版人及編輯)、馮偉才先生(資深編輯及文學評論人)和鄭明仁先生(愛書人、資深傳媒人),講述往日圖書出版的情況。講座由香港出版學會執行委員、資深編輯甘玉貞女士主持。

三位講者均認為上世紀50年代是香港出版業第一個黃金時期。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民政府敗退到台灣。這段時期,中國大陸和台灣政府不約而同全面管制出版及文化產品,做成海外中文閱讀及文娛市場整體真空。這個海外中文閱讀及文娛市場除港澳地區外,還包括新加坡、馬來亞、越南、泰國、印尼等南洋華人社區,再加上美國、加拿大、拉丁美洲和西歐華人社區,他們過去全靠國內供應,如今供應鏈突然斷裂,急需同類產品補充市場空隙,香港得到天時地利,乘機填補了這個空檔。

上世紀4-50年代,因為戰亂,不少文化人離開中國大陸逃難香港,執筆寫作是他們最擅長的謀生技倆。著名文化人,國民黨大佬梁寒操當時也在香港居留,他的夫人黎劍虹拿到美國新聞處的資助,開辦霓虹出版社,出版「小說報」和言情小說。這些言情小說,規格全為32開本,內文以新聞紙黑白印刷,配以彩色封面,每本64頁,僅售三角錢,所以被統稱為「三毫子小說」。霓虹出版社爭取到不少文化人效力,但有一個重要特點是小說中一定要帶反共訊息。隨著韓戰結束,美國改變對華策略,美國新聞處停止對某些出版社的資助,霓虹出版社也結束了。

另一家大量出版「三毫子小說」的是環球出版社。老闆羅斌先生在解放前已在上海出版著名偵探詭異雜誌《藍皮書》。他來香港後繼續出版《藍皮書》,並將雜誌的連載小說結集。不少後來頗有名氣的作家都曾經投身成為寫作隊伍一員,如南來作家後來成為香港文壇殿堂偶像的劉以鬯、以寫《三蘇怪論》雜文著名的高雄(史得)、在上海時與張愛玲齊名的女作家潘柳黛、海派作家方龍驤;原在香港寫作編報刊的黃思聘、歐陽天、楊天成等;稍後有不少作品被改編成粵語電影的鄭慧。羅斌後來擴展他的出版王國,成立環球出版社和新系報業,出版日報、雜誌和通俗小說。他的操作方法是:先付稿費後把小說放在報章副刊連載,然後再在雜誌刊出,最後出版單行本,「一雞三味」,書價便宜之餘也有不俗的利潤。




到六十年代,有曾經在香港通俗文壇名滿一時,以《蒙妮坦日記》最被傳頌一時現今已退隱的浪漫小說作家依達;和至今仍有女讀者追捧,寫作不的言情小說作家亦舒。這時通俗小說已加價至四角,成為「四毫子小說」了。

馮偉才先生指出,當年南來的作家文人,不乏高級知識分子,掀起香港的寫書和讀書熱潮。除了上述的通俗小說,文學雜誌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例如:中國學生周報、青年樂園、大學生活、時代批評等等,當中雖有美元文化的因素,但左中右雜誌都十分興旺。此外,新文學鈎沉的書籍也作品紛呈,大量經典作品在香港影印出版,比如世界出版社重印了《中國新文學大系》,許多人都爭相借閱。

上世紀70年代是香港圖書巿場的另一黃金期。台灣一批鄉土文學作家如陳映真等在文壇崛起,他們的作品強烈關注小人物的命運,深受香港人追捧,數家發行商乘機大量引進台灣出版物。內地則於文化大革命結束後,開始恢復出版,老作家新著作源源出現。 相對兩岸的篷勃景象,香港出版就一般而已。比較突出的是新派武俠小說,尤其是金庸和梁羽生的作品。武俠小說以男性讀者為對象,也是先在報紙連載,跟著放到武俠小說月刊,再跟著出版小冊子本,全書完成後再合成若干集合訂本。主講者關永圻先生慨嘆:那個年代,學校是嚴禁學生閱讀武俠小說的,現在是老師鼓勵學生去閱讀,如果有學生主動閱讀的話早已被劃歸愛閱讀一群了!



上世紀80年代,活躍香港文壇的是環球出版社和天地圖書,明報系統只專注出版金庸的作品,另外就是倪匡在《明報》的衛斯理「科幻」小說。博益的出現開拓了出版的另一片天空。博益的背景是無線電線,資金充足,又有電視台作強大的宣傳工具,便迅速凝聚了全香港大部分的作家。曾在博益出版集團工作8年的關永圻先生介紹,當年的博益屢創暢銷書的新紀錄,眾所記憶的有:林燕妮《痴、 盟、緣》、黃霑《不文集》、蔡志忠《漫畫中國經典》。叫座的作家還有:倪匡(另有筆名原振俠、魏力) 、張宇(靈異小說) 、余過(驚慄小說) 、劉天賜(多面手) 、王亭之(星相、紫微斗數)……。博益也發掘不少新人:黃易、梁望峰、畢華流等,還有不少今天已步入殿堂的香港作家如陳冠中、黃碧雲、丘世文,他們的首作也是在博益出版的。當然大家都不會忘記曾經陪伴幾代香港兒童成長,王司馬畫的《牛仔漫畫》。因應香港青年的哈日心態,博益又引進不少日本作家,有輕鬆推理的赤川次郎、當時屬於較前衛現今大紅的村上春樹、和受青少年愛戴的動畫大師宮琦駿。







時移勢易,如今博益已不復存在,但這些書籍仍可在圖書館內借閱得到。

在講座中,鄭明仁先生帶來一些珍貴的圖書雜誌,展示給大家欣賞。當中有早年出版的技擊小說《火燒紅蓮寺》連環圖,有差點被查封的《70年代》雜誌,有金庸武俠小說最薄的版本。他表示,要想知道一個城市的出版是否發達,只需看看有多少書店,以及舊書店的多寡便可知答案。

有聽眾提問:現今的幼兒教育提倡電子閱讀,孰好孰壞?三位講者易口同聲認為:閱讀的本質不分任何媒體的,只要愛閱讀便好!但作為幼兒教育,還是傾向紙本書,因為紙本書在互動和親子關係方面是電子媒介不能替代的。最後鄭明仁先生指出:最近英國一個關於閱讀的調查,還是鼓勵口到原點——手捧紙本書!

項目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