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招聘
出版消息
文化隨筆
出版網絡
大學出版社
中小學教參
兒童及青少年刊物
宗教出版
流行讀物
旅遊書刊
財經書刊
電子科技書刊
綜合書刊
其他
出版通識
基本資料
版權問題
技術事宜
費用及版稅
組稿出版

文化隨筆
永不消失的出版業—專訪第27屆香港印製大獎
傑出成就大獎(出版界)曾協泰先生
- hkppsadmin
2016年2月4日

 

 

(第27屆香港印製大獎傑出成就大獎(出版界)曾協泰先生)

 

「我相信,無論出版的介質怎樣變化,這個角色是永遠存在的。無論如何都需要專業的出版人替你選材,然後做編輯、加工的功夫。現時網絡最大的問題是甚麼資訊都有,真假無法分辨,這就是出版人的工作。」第27屆香港印製大獎傑出成就大獎(出版界)得主曾協泰先生說。

  相信不少讀者對曾協泰先生並不陌生,他是香港著名的出版人,大半生在出版工作中度過,2012年退休前曾先後擔任香港多家著名出版公司的董事、總經理、董事長,這次我們邀請他與讀者分享他在出版社打拼的故事,又暢談行業的發展。


出版業現況分析

張:出版行業現況是怎樣的?

曾:香港是以小型出版社為主,這些出版社大多只有十人左右,數十人至過百人的、具有規模的出版社真的很少。香港出版資源缺乏,通過寫書來謀生的作家也屈指可算。舉例說,現在暢銷的(愛情小說)作家有亦舒,她差不多每兩個月就出版新書,但這類型的作家真的很少,更不用說撰寫其他專業的作家,很多只是出於愛好,無法以寫作維生。


張:繁簡體字的差異會否為香港出版業帶來限制?

曾:出版業可分為上、中、下游,香港的整個下游市場,經過不同的書局、渠道把書本賣給讀者,業界估計這裏的中英文書(包括教科書和雜書),涉及40億港幣。雜書有香港出版的,也有來自中國內地、台灣地區的,現在比較適合香港人閱讀的是香港及台灣地區的書籍,這是與繁簡體有關。國版(簡體版)書籍目前佔香港市場份額仍比較小。

香港出版量較大的是教科書,但他們也碰到新問題。以前教學主要用英語,例如一本英文版的數學書就能在香港各所學校通行,後來推行母語教學,就要分成兩個版本,這樣將市場劃分得更小。市場小,業界的生存空間就更艱難。教科書還有一個新的挑戰,就是出生率越來越低,學生減少了。出版資源少,經濟規模小,自然願意從事這個行業的人更少。

出版社架構與分工

張:出版社是怎樣分工的?

曾:我們整個流程如下:編輯部負責創意、選題,製作部負責與印刷廠打交道,市場部負責將產品推廣至市場,所以我們必須對印刷、設計有所了解。如果編輯美學修養不夠,就很難與設計師溝通。我曾經在萬里、三聯、中華工作,集團涉及出版、書店零售、印刷、發行不同的崗位,有健全的制度讓年青人接觸不同的工種,相關的知識會比較全面。


記:編輯部最主要的任務是甚麼呢?

曾:編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是選題策劃。人們可以出於愛好自行到出版社投稿,但他們較少考慮市場需要。事實上,100本新書裏有接近80本都是編輯策劃的。無論是作者提出或編輯策劃,出版社進行選題論證,除了內容、質量,也會考慮市場需求,最後由總經理拍板。有了選題,例如決定做一本飲食書,就先找作者,再找攝影師,廚師未必懂得寫作,於是又需要文字編輯幫忙。


記:出版界的門檻有多高,作者在甚麼時候才會收到版稅?

曾:我們會從兩方面來考慮:第一,這本書有沒有出版價值,如果市面已有很多同類型的書籍,甚至寫得比你好,就沒有出版價值;第二,就是市場有沒有受眾。如果符合以上兩個條件就可考慮。合作方式分為兩種,第一是出版社買斷作者的版權,第二是用版稅的方式。大部份出版社不想冒太大的風險,所以會按賣出的每一本計算版稅,作者收到版稅大概都要書籍出版半年後。


記:是否由市場部去決定一本書的印量是多少?

曾:市場部、編輯部會共同商議,老闆也會尊重編輯的意見,因為編輯對書本的內容最清楚。如果編輯說一定暢銷,老闆也傾向相信編輯。我經常告誡編輯不要跟自己喜歡的選題談戀愛,過份迷戀往往會看不到全局,從而忽略市場需要。


張:出版社是用財務、管理主導嗎?

曾:香港以小型出版社為主,那些老闆一眼關七,從出書至整個營運都要處理,這是常見的形態。這些老闆肯定是在某個領域很有心得,才能讓出版社生存下來。當公司發展、壯大後,現代化的企業管理就很重要,當中教科書的財務規劃尤其重要,製作一套教科書的投資很大,甚至過千萬,如果預算不準會構成很大問題。香港教科書出版政策很公開的,任何人有興趣都可以出版教科書,教署准許你發行就可以,但最後有多少學校使用才是最重要。

業內人才培訓

葉:編輯屬於專門的學科,為甚麼大學沒有設出版學系?

曾:美國、英國、中國內地也有出版學科供同學選修,但同業反而不傾向聘請這些人。因為出版物並不是研究出版業,出版社需要來自不同專業的人才。一個勝任的編輯,其知識結構最好是T字型,橫一行是指知識面要闊,跟任何人都有共同話題;豎則是編輯在一個領域的專長,例如人文社科、工科、生活時尚等,每逢涉及這領域的稿件就要交給專業的編輯負責。T字型知識結構是對編輯的基本要求。


記:做編輯有何先決條件?

曾:我覺得先決條件是要有好奇心,喜歡閱讀。如果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沒興趣就不適合了,他只會覺得對着稿件很沉悶;如果喜歡閱讀,就會發現天天有新挑戰,樂此不疲,我就是這樣做了幾十年。做出版行業一定要對文字工作有興趣,一個人能夠將興趣化為事業,做起事情來就事半功倍。

年青人入行,韌性很重要,要能堅持下去。曾經有一些人年青人到公司面試,我會直接問他們是否有興趣在這個行業發展,公司要培訓你成為可以勝任的編輯,沒有幾年是做不到的,而你也要花幾年的時間浸淫,如果沒興趣倒不如盡早「分手」。與此同時,年青人只要肯努力,就會走出自己的路,只是需要努力的時候必須努力,否則時間很快流逝,也一事無成。

我們這個行業每天都跟文字打交道,每天都要想為甚麼要考慮這個選題?是否比別人優勝?相同的書籍有否看過?編輯必須做這些調查,必須懂得登高望遠,看過別人的東西才有把握,如果閉門造車就容易出問題,所以這一行一定要看書,多接觸人。


張:現在流行通過MENTORSHIP制度培養年青人,你是怎樣看的?

曾:這個很重要,我年青時遇到幾個很好的師傅,他們給我機會,甚至給我機會碰壁。有創見的人通常比較固執,他們不聽勸說就要讓他碰壁。假若他懂得總結經驗,就能躍升至另一個階段,但如果不懂就只能作罷。我想很多行業都是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例如一位編輯怎樣都認為這本書一定暢銷,你怎樣向他解釋他都不相信,有條件的話你只能讓他嘗試,然後讓他看最後的結果。當然,也要看老闆給他多少自由發揮的空間。

出版業的前景與發展

記:你如何看書籍的價值?

曾:書籍無可否認是一個商品,但書籍與其他商品其中一個很大不同的地方,是它可影響一個人的思維。一個有理想的出版人必須堅持內容出版對社會沒有害處。對內容的最低要求是滾水一杯,即使沒有營養,也可以幫助消化。如果書籍有毒素,人們閱讀了就害人。因此出版物必須對社會有幫助。

公司在考慮新產品時,除了經濟效益,也會考慮對社會的功用。我舉一個公司經手的例子,高錕邀請我們為他出版一本自傳,老編爭持不下,因為學者的文章估計銷量不太好,但後來我們仔細看他整個求學經歷、科研歷程,怎樣組織家庭,覺得相當勵志,最後還是決定出版。出版以後,與我們的估計沒有差很遠,印了二千本,只賣了幾百本。我記得我們還在書展期間為他舉辦一個研討會,通過媒體及各種途徑發佈消息,但最後讀者的反應並不熱烈。後來他老人家得了諾貝爾獎,媒體一報導,庫存的全都賣光了,最後銷量接近一萬本。我認為先決條件是出版人要有眼光,以及想着要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任何產品不能跟着別人做,別人還未做你先做,這才是創新,這是考驗出版人的地方。


張:如果出版社想要拓展新領域,又會否臨時找一些人去做?

曾:無論是哪個行業,科技的發展肯定比社會規範要快。電子書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作為商品投入市場還要涉及很多方面的考慮,如社會的閱讀習慣、銷售供應鏈的設立是否健全。就電子書而言,同業目前投入已很多,但回報率還是相當低,你卻不能不去嘗試。我們這一代是電子出版的新移民,習慣看紙本書,但我們的孫輩將會是電子出版的原著民,動動手指就能吸收知識。或許現在出版社還未能完全接受電子出版,但我相信,無論出版的介質怎樣變化,這個角色永遠存在的。你怎樣都需要出版人才替你選材,然後做編輯、加工的功夫,現時網絡最大的問題是甚麼資訊都有,真假無法分辨,這就是出版人的工作。


張:你認為將來印藝界可如何配合出版界發展?

曾:傳統出版在很遠的將來都不會消失,但可能會趨向精緻化、分眾化。以前一本書印量上千過萬,將來可能下調至千冊以下,按特定的讀者群出版書籍。將來紙版書會成為珍品、收藏品。看完即棄的出版物會缺乏生存空間。印刷商如要為出版商服務,就要改進工藝技術,讓出版物更加精緻。


記:香港印製大獎的獎項設置能否鼓勵業界製作優秀的出版物?

曾:我擔任了香港印製大獎評審很多年,香港的出版業行頭較小、經濟規模小,與內地可大量投資在出版物有異。雖然目前最佳出版等獎項已鼓勵本地出版物參賽,但未來如要鼓勵更多香港出版同業參與,我建議另設香港出版物的精裝書、平裝書獎項。

在現時制度,香港的出版物面對來自大市場的圖書,大多在第一回合已被淘汰,香港出版社沒有那麼多資源製作出版物,同業知道沒法得獎,所以連參賽的樣書也省掉。畢竟中國內地做一本書可以動用數十萬元的資源。


記:最後可否分享香港出版學會如何拓展會務?

曾:這全賴業界的有心人。香港出版學會的會員全部都是以個人名義加入的,並沒有機構會員。學會通過活動、課程,與業界人士交流出版業最新的知識和技術,與香港印藝學會的性質很相似。我們與印刷廠緊密聯繫,業界認識生產流程很重要,我們也經常與外地出版企業交流。我現在退休了,卸下了工作重擔,除了仍參與業界社團工作,及為有需要的出版社做做顧問,更多的時間是享受退休生活,補讀未讀之書,重拾年青時愛好,拿起相機,攜手另一半,到訪想去的地方,欣賞人生的另一段風景。

 

曾協泰小檔案

 1969年8月

‧進入萬里書店
‧歷任公司校對、助理編輯、編輯、編輯主任、編輯經理、助理總經理、副總編輯
‧九十年代初擔任萬里機構總經理兼總編輯
‧1995年9月擔任聯合出版集團 董事

 2003年9月始,先後兼任

 ‧聯合出版集團 董事·副總裁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董事·總經理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董事·總經理
‧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 董事長
‧新民主出版社有限公司 董事長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 董事長
‧利源書報社有限公司 董事長
‧深圳聯合數字出版服務有限公司 董事長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董事長
‧中華商務聯合印刷(香港)有限公司 董事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董事

 2012年1月1日 榮休。現仍任香港書刊業商會會長,香港三聯書店顧問
 2015年12月7日 榮獲第27屆香港印製大獎傑出成就大獎(出版界)

 

(轉載自《香港印藝學會月刊》384期)


 

 

文化隨筆